• 数据驱动的社会

    早在1800年代,工业革命刺激了城市的快速发展,造成了巨大的社会不平等,并造成了严重的环境问题。建设健康、安全、高效的社会需要新思维。与今天没有什么不同,这些解决方案需要既具有弹性又适合不断变化的世界。然而,一个世纪前,应对这些挑战的方法是...

  • 培养用青年,放眼未来

    我即将前往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讨论年轻人的培训问题,这对我来说是一项重大挑战,如果我们不妥善解决这个问题,将会对我们生活的世界产生深远的影响。这使其成为我们国际之友工作的核心。全球青年失业率急剧上升-7500万人受到影响:失业率是成年人的3...

  • 确保绿色增长的私人投资

    在桑迪飓风、菲律宾的毁灭性风暴以及全球范围内一系列创纪录的干旱之后,气候变化于2012年重新提上议程。现在有迹象表明,应对这一问题的政治意愿有所增强。正如世界经济论坛2013年全球风险报告明确指出的那样,温室气体排放和未能适应气候变化仍然是...

  • 供应链挑战与机遇

    达信风险咨询公司董事总经理加里·林奇(GaryLynch)讲述了为使供应链更具弹性而需要克服的障碍。世界经济论坛的《增强供应链弹性》报告刚刚发布。事实:全球供应链持续遭受各种类型的冲击。事实:供应链——为市场带来价值的一系列相互关联、相互依...

  • 持续追求经济增长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与商业教授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Spence)和北京大学政府学院执行院长兼政治经济学教授傅军共同出席了《2013年全球议程展望》。KLTIAdvisors首席执行官ScottKalb主持了讨论。问:就发达国家...

  • 当东方在全球经济舞台上遇见西方

    自从我一年多前决定移居香港以来,我亲眼目睹了世界经济和社会结构正在发生的根本性转变——全球经济重心的重新定位从西到东。如果你承认这种转变正在发生,那么你也就承认亚洲作为一个地区应该在全球经济和政治舞台上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美国总统巴拉克·奥...

  • 到2030年我们能消除极端贫困吗?

    距离2013年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仅剩两周时间,救助儿童会发布了一份新报告,主题必然是达沃斯辩论的主要话题:永远消除极端贫困。这份题为“在我们这一代消除贫困”的报告列出了我们认为世界需要致力于实现的10项全球目标,以帮助我们实现这一愿景。我们认...

  • 为什么没有格拉斯-斯蒂格尔 II 法?

    BarryEichengreen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和政治学教授,计划参加在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2013年年会。马尼拉—八十年前的这个月,叼着雪茄的纽约市前助理地方检察官费迪南德·佩科拉被任命为美国参议院银行和货币委员会首席法律顾...

  • 我们会增强自己的大脑吗?

    作为《2013年全球风险》报告的一部分,世界经济论坛的风险应对网络与《自然》杂志合作确定了五个“X因素”风险。这些风险超出了主流风险,涉及五个新兴的潜在游戏规则改变者。曾经只存在于科幻小说中的超人能力现在正迅速接近合理的地平线。将世界分为认...

  • 经济还是气候?这不是一个选择

    我最担心的风险是,10年后,我们回顾过去时会说:“我们知道,但我们做得还不够”或者“我们没有做我们本可以做的事情”。不幸的是,应对经济和气候变化危机不再被视为一个连续体,而是被视为对立的选择。有一种想法认为我们不能两者兼得。我们需要超越这种...

  • 我们是否面临流氓地球工程的风险?

    作为《2013年全球风险》报告的一部分,世界经济论坛风险应对网络与《自然》杂志合作确定了五个“X因素”风险。这些风险超出了主流风险,涉及五个新兴的潜在游戏规则改变者。为了应对人们对气候变化日益增长的担忧,科学家们正在探索在国际协议的基础上操...

  • 宗教在21世纪已经过时了吗?

    我父亲总是说,如果你不想陷入争论,就不应该在餐桌上谈论政治、金钱或宗教。虽然他常常是对的,但我相信,当人们足够开放时,任何这些话题都可以进行建设性的讨论。鉴于信仰和宗教在全球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重要性,我认为我们不能对宗教视而不见,即使...

  • 全球和平大游行

    加雷思·埃文斯(GarethEvans)现任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校长,1988年至1996年担任澳大利亚外交部长,2000年至2009年担任国际危机组织主席。堪培拉——如果我们希望在我们这个时代实现和平,那么2012年并没有实现。叙利亚的冲突愈...

  • 对商业和人权状况的思考

    多年来,人权观察一直在调查公司存在严重人权问题的情况。无论是依赖滥用权力的国家军队或滥用权力的私人保安部队的石油公司、虐待工人的建筑公司还是在滥用权力的政府的要求下审查或监视用户的科技公司,在许多情况下,公司能直接影响人权。十年前,很少有公...

  • 乐观主义者的时间表

    比尔·盖茨是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联合主席,并定期出席在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西雅图—通常,“乐观”和“现实主义”被用来描述两种不同的人生观。但我相信,对人类状况的现实评估需要乐观的世界观。我对技术创新改善世界上最贫困人口生活的...

  • 竞争力如何增强弹性活力?

    三十多年来,世界经济论坛一直致力于国家竞争力这一主题,努力了解和衡量推动国家生产力和繁荣的因素。要想保持竞争力,各国必须具备多种因素,例如坚实的基础设施、健康且受过教育的劳动力、高效的市场以及技术采用和创新的倾向。多年来,我们不断将最新思想...

  • 2013年:全球经济的关键时刻

    约瑟夫·E·斯蒂格利茨(JosephE.Stiglitz),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哥伦比亚大学教授。他的最新著作是《不平等的代价:当今分裂的社会如何危及我们的未来》。2012年的情况和我想象的一样糟糕。欧洲的经济衰退是其紧缩政策和注定失败的...

  • 欧洲的叙事斗争

    安娜·帕拉西奥(AnaPalacio),西班牙前外交部长、世界银行前高级副行长,西班牙国务委员会成员。马德里——任何一年的开始都会引发盘点,而2012年无疑提供了很多值得考虑的地方:中东的戏剧性事件、中国的领导层更迭以及美国预算辩论的边缘政...

  • 转向情报驱动的安全模型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将精神错乱定义为一遍又一遍地做同样的事情并期待不同的结果。思考一下。在过去的十年里,互联网已经成为一种无处不在的通信形式。数字内容的增长和移动设备的使用激增,组织开放了基础设施以提高生产力,并且,根据爱因斯坦的名言,作为民...

  • 贵国的能源系统表现如何?

    在围绕世界经济论坛最近发布的2013年全球能源架构绩效指数报告的一系列博客文章中,世界经济论坛能源行业团队副主任EspenMehlum解释了各国在该指数上的表现。是什么让一个国家的能源系统表现良好?随着世界各国适应新的能源现实,这是一个至关...

  • 这不仅仅是摇滚乐:更是全球领导力

    最近,在全球青年领袖公共领导力训练营期间,我们被要求提前离开白宫,因为齐柏林飞艇正在前往接受奥巴马总统颁发的奖项。这让我想知道为什么摇滚明星总是被邀请参加世界领导人对我们的未来做出关键决定的地方和峰会?很多人宁愿让国家元首、非政府组织或财富...

  • 合法性和代表性危机

    网络社区与联合国国际电信联盟(ITU)之间持续不断的争执揭示了世界日益面临的更大危机——代表合法性危机。联合国和互联网可以说是人类20世纪最伟大的两项成就:两者都通过促进对话拉近了世界的距离,尽管各有其缺陷,但大多数人都会同意世界因它们的创...

  • 如果土壤用完了怎么办?

    约翰·克劳福德(JohnCrawford)是查尔斯·帕金斯中心(CharlesPerkinsCentre)可持续发展和复杂系统主管,也是可持续农业领域的朱迪思(Judith)和大卫·科菲(DavidCoffey)主席。悉尼大学教授约翰·克劳...

  • 价值观的权利

    由于技术的原因,当今世界的联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密。跨越各大洲的新经济机遇拉近了来自不同文化的人们的距离。在这种情况下,开放性和可接受性已成为必须具备的重要品质。能够在跨文化团队中进行调整对于当今的企业至关重要。同样,能够在跨文化社区中...

  • 让法治适应互联互通

    处理过去10年来在刚果民主共和国肆虐的大规模暴行,或制止在贫困世界大部分地区销售非法和不安全药品,显然超出了联合国、非洲联盟和联合国的职责范围。单一国家、采矿业或制药业或民间社会组织。事实上,现在毫无疑问的是,所有这些利益相关者团体,而不仅...

  • 说到能源,挪威只是幸运吗?

    在2012年12月11日世界经济论坛发布《2013年全球能源架构绩效指数报告》之前,埃森哲能源行业集团董事总经理阿瑟·汉纳(ArthurHanna)在一系列博客文章中解释了为什么挪威在该指数中名列前茅只是运气挪威丰富的能源资源是其在世界经济...

  • 跨入政坛

    到处都有迹象表明人们对政治极度沮丧:阿拉伯之春、美国国会支持率创历史新低、欧洲边缘政党和街头抗议抬头、南非动乱以及俄罗斯反对普京的抗议活动等等。仅举几个例子。世界不仅需要新的政策,而且需要新的政治方式。这就是为什么世界需要新的、更好的政治领...

  • 新兴经济体的崛起

    作为新兴经济体的企业家和投资者,我亲身经历了国际资金对正在成为发达国家一部分的国家的乐观态度。特别是近年来,新兴经济体呈现出优于发达国家的增长势头。2006年至2010年,高收入国家GDP年均增长3%,新兴国家年均增长15%,占同期全球经济...

  • 通过艺术实现个人转变

    卡罗琳·沃森(CarolineWatson)是华大南艺术中心的董事和创始人,也是艺术在社会中的作用全球议程委员会的主席。我看到了从将爱置于我们行动核心的世界观中工作的变革力量,以及艺术促进这种体验的力量。十年来,我亲眼目睹了中国一群贫困农民...

  • 社交媒体如何改变我们选择领导人的方式?

    艾丽卡·威廉姆斯(EricaWilliams)是FoolishLifeVentures的首席执行官、社交媒体全球议程理事会成员,也是世界经济论坛全球杰出人物。美国大选是一场社交媒体盛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社交媒体最强大的用途并非源自竞选活动...